马可堡罗集成吊顶

饕餮[6]

痛痒:

6.龙虾意面




王俊凯一边坐下一边解西装扣子的时候,眼神已经把王源上下打量了个遍。王源穿了件蓝丝绒的青果领西装,胸前的口袋露出白色方巾的一角。白衬衣,系了黑色的丝棉领结,就在他喉结以下一寸的地方。王俊凯的眼神在领结上兜兜转转着,“不错啊。”他听到王源这么说,喉结有上下轻微的滚动。








“你更好看,小寿星。”王俊凯把眼神挪开,看进小寿星的眼睛里。他注意到王源的耳廓微微泛红。








王源二十一岁的生日,选在一家酒店的意大利餐厅,所有人正装出席。包厢里的王源坐在长桌的一端,王俊凯和刘志宏分别在他左右手的席位,其他人依次坐下去。在这种场合下人会不由自主地变拘谨,王俊凯和其他人打了招呼后,就拿了菜单看起来。头盘,汤,和海鲜冷盘是厨师定好的菜单,只有主菜和甜品需要自己点。








这家餐厅以意大利海鲜著名。海鲜都是当日空运到最新鲜的,所以海鲜冷盘一类的才是通常要提前半个月预定。冷盘像下午茶一样,用的是上下分三层的餐盘。最上面是对虾和扇贝,中间是龙虾和蟹腿,最底层是生蚝。








“你今晚多吃点生蚝。”刘志宏给王源递了一个。王源用小勺舀了一勺酱汁,拿了裹着纱布的柠檬挤了挤。




“生蚝比较,补。”刘志宏坏笑着,准备给自己拿生蚝的手瞬间改变方向拿了一个蟹腿。




“今晚吃完饭还有后续?”王俊凯闻声抬头问。




“我定了顶楼的套间,吃完饭刚好上去开趴。吃饭只是关系最好的这些人,开趴的话我还让刘志宏叫了别人。”




“我就说现在怎么没几个妹子。那你多吃点,好好补补。”王俊凯转手把自己的生蚝放到了王源盘子里。




“我还需要补?你老你先吃。”王源把生蚝放回王俊凯盘子里。




“好好好我先吃。”王俊凯笑着拿起生蚝,你可别把话说太早王源,迟早让你知道我需不需要补。








上主菜的时候王俊凯看着服务员端着自己的龙虾意面过来,这家的龙虾意面有一整只龙虾。不同于其他餐厅奶油焗烤龙虾的做法,这家餐厅用的是传统茄汁煨炖。既要保证整只龙虾入味,又要确保肉质的鲜嫩,时间和火候的平衡很难把握,王俊凯对这道菜十分期待。服务员走近,俯身,托盘上是两份龙虾意面。意面浸在冒着热气茄汁里,整只龙虾和茄汁保持着相似的红色,面条上点缀了绿色的罗勒。








“请问龙虾需不需要帮您去壳。”服务员对他和王源说。








他和王源同时点头,他盯着王源的领结,也不忘欣赏王源下巴的弧度。“你怎么和我要一样的啊?”有些无赖的语气。




“是你学我好吧,我每次来都要这个。”




“那刚好我没吃过,让我看看你的品位如何。”








端上来的时候,龙虾不光被去了壳,也被分成刚好可以一口吃下的大小,均匀分布在茄汁和意面中。王俊凯叉起一块龙虾,卷了一点意面送入口中。茄汁的甜混合了龙虾的特有的鲜香,又带了一点辛辣,罗勒若有若无的的味道做后调,是层次分明的味觉享受。虾肉充分吸收了汤汁,口感保持着应有的鲜嫩柔韧,有饱满多汁的口感。王源趁着王俊凯专心咀嚼,用叉子团起一团意面举起来:“其实这道菜最精华的部分在于意面,我在其他地方吃过的意面都不如这个好吃。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


王俊凯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冰白。“为什么?”




“我之前见过这家的主厨,他告诉我说,煮意面的水不是单纯的盐水,其实是焯龙虾的时候留下来的汤,所以意面很好地和龙虾融入,这道菜整体性很强,味道没有跳脱感。”




“会吃。”刘志宏在旁边吃着青口作了个总结。








上甜点的时候,两个人也很巧合地都要了gelato ,不过王源要的是草莓味,王俊凯要的是椰子味。gelato是意式冰淇淋,原材料用的是牛奶而非奶油,因此脂肪更少,慢速搅拌的制作过程使得空气更少的进入到冰淇淋里,因此口感比普通冰淇淋更绵密细腻。王源一边用勺子舀gelato,一边用余光瞟着王俊凯,他想起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晚上。两个人深夜走在马路上,分吃便利店买到的一块钱一盒的冰淇淋。他忽然想,如果当时他没有挑剔地吃完了那颗虾饺,是不是后面的事情就都不会发生。可是世事多么巧妙,从当时的深夜廉价冰淇淋,到现在高档餐厅的gelato,在我身边的还是你。他想到这里的时候,王俊凯突然伸勺子过来舀了他的草莓gelato一口。




“我们也可以换着吃。”王俊凯露出尖尖的虎牙。




吃完饭后的他们去了顶楼的套间。客厅很大,有一个小吧台,酒杯和酒都已经备好,屋顶上飘满薄荷绿的气球,有卷卷的丝带垂下来。一间主卧和一间客卧里,整面的落地窗能看到整个城市的灯红酒绿。人陆陆续续地来,礼物一点点堆满客厅的一个角落。








王源和王俊凯开始玩骰子的时候,刘志宏起身越过王源说去门口接人。




“谁迟到啊,来了要罚酒。”王源随口说着,晃了晃手里的骰盅。




“他刚加完班赶过来,算了吧。”




易烊千玺跟着刘志宏走进来的时候,王源硬是忍住了泼刘志宏一脸酒的冲动。




“生日快乐,抱歉来晚了。”易烊千玺递过来一个精致的小盒子。王源面子上笑着接过来,“谢谢~但是迟到要罚酒。”




“寿星说了算。”千玺走到王俊凯旁边的座位。








“你怎么来了?”王俊凯小声问千玺。




“你他妈怎么叫他来了!”王源压着声音问刘志宏。




“啊?不能叫吗?”刘志宏一脸茫然地坐下来。








王源排了三个小杯在桌上,纯的威士忌倒了三个shots推给千玺,他看见王俊凯在那边无奈地撑住头。“罚的酒不能替啊。”王俊凯在一旁默默捏汗,也是巧,威士忌是千玺的死穴,平时白酒伏特加龙舌兰随便上都可以,但是威士忌几乎是一杯倒。千玺没说话,连着仰头喝了三杯,刘志宏在那边带头起着哄鼓掌。队伍自然地分成了两队,王源刘志宏一队,王俊凯和千玺一队。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金腰带和小王子的对决一开始,刘志宏和已经目光有些涣散的千玺基本就没什么参与权。




“要不我和千玺一队吧。”刘志宏在一旁太过无聊,于是有了这个提议。




“那刚好我和王源一队。”王俊凯迅速地起身走到王源旁边准备坐下。




“刘志宏你确定?”王源挑眉问了一句。




“对啊。”刘志宏在千玺旁边坐下。




那你就是找死,王源抿着嘴笑了起来。








游戏以千玺终于撑不住地去了卫生间告终。刘志宏晃晃悠悠地从吧台端了蛋糕出来,插反了数字蜡烛。“我21,不是12岁。”王源把蜡烛交换了位置,接过蛋糕。唱生日歌的时候,王源透过烛光悄悄地看王俊凯,黑暗中依然能看到他闪闪发亮的眼睛和虎牙,就像遇见他的第一天晚上,王俊凯在烛光中还是那个温暖柔软的侧脸。他闭上眼睛许愿。








第一个愿望是家人朋友幸福平安。








第二个愿望是自己能够心想事成。








第三个愿望,“你许完没有啊,蜡烛要灭了。”他听到王俊凯说。








“许完了。”他睁开眼,一口气吹灭了蜡烛。








分蛋糕的时候有很多人来敬酒,“王源你今天不喝醉说不过去啊。” 大家都起哄这么说,他也开心,一边分蛋糕一边喝。王俊凯看着站在人群簇拥中的王源,有得体的谈吐和恰到好处的微笑。他在人群中如鱼得水,全然没有在自己面前孩子气的样子。








十一点五十八。




王俊凯站在落地窗边,窗帘把他和屋里的喧闹暂时隔开。“找了你半天原来在这啊,不给我生日礼物就躲起来?”王源掀开窗帘也钻了进来。




“你脸好红啊。”王源把蛋糕拿给王俊凯的时候,王俊凯顺势拍了拍他的脸。“还好吗?我看你今天喝了挺多的。”王俊凯吃了一口蛋糕,嘴角沾了一点奶油。




“我没事,还清醒。”可能只是有一点上头。




“醉的人都说自己没醉。”王俊凯的桃花眼看过来,眼神里的温柔像羽绒被一样将他包裹着。他觉得自己再也忍不住了。




“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。”他凑到王俊凯耳边。




“......你的嘴角有奶油。”王俊凯翻了个白眼,伸舌头舔了一下。




“不是,是这里。”王源凑过去,用舌尖轻轻地,慢动作舔掉那白色的一点。








十一点五十九。




王俊凯的理智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坏。“你喝醉了。”他后退了一步,企图依靠玻璃窗透进衬衫的冰冷温度让自己冷静。




“其实不是那个秘密。”王源又凑过来,鼻尖几乎要碰到一起。


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


王俊凯笑了。鼻尖摩挲着王源的鼻尖,声音低沉:“想要你的生日礼物吗。”他凑上去给了王源一个浅吻,拉开一点距离却仍是嘴唇碰着嘴唇。




“I’m all yours. 生日快乐。”王俊凯轻轻叼住他的下唇。








十二点整。




二十一岁的王源终于和王俊凯好好接了个吻。王俊凯的舌头若有若无地划过他的上颚,他轻轻舔舐王俊凯的虎牙。难分伯仲,蓄谋已久。他脑海中的烟花混合着酒精爆炸,不容分说地炸毁了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。他的手指颤抖着从王俊凯的发间移到王俊凯的领带上。








“王一于安源儿!!!!!!!!!!!!!!” 他听到刘志宏从客厅里传来的呐喊。




“别急着拆礼物,小寿星。大家还在外面等你。”王俊凯在他耳边吹着气,然后掀开窗帘走了出去。








下半场王源表现得异常亢奋,敬酒罚酒照单全收。当刘志宏神志不清地抱住他开始哭的时候,他终于忍不住吐了。王俊凯过来就势扶住他去主卧的厕所,王源跪在马桶前吐,王俊凯开了厕所的排风扇,递了毛巾和漱口的水,皱着鼻子拍王源的背。他隔着衬衣摸到王源纤瘦的脊椎,肋骨,能感觉到呕吐引起的颤抖。他突然有点无奈地笑了,自己这样一个高度洁癖患者,竟然有朝一日蹲在马桶边憋着气,却仍然没有离开的念头。




王源吐完之后漱了口站起来。眼眶和嘴角都红红的,在卫生间的暖光灯下像个兔子。“对不起。”他有些虚弱地说,声音哑哑的没什么底气。




“道什么歉,我不嫌弃你。快洗脸刷牙上床睡觉。”王俊凯递过来挤好牙膏的牙刷。








王俊凯洗完澡出来的时候,王源已经睡着了。他去客厅里和最后准备走的几个人打了招呼,这才轻手轻脚地走回房间。“我还没拆礼物。”他躺下的时候听到王源轻声嘟囔,于是笑了一下,在黑暗中去找王源的眼睛。王源闭着眼,睫毛顺从地搭着,呼吸的节奏能看出已经进入了平缓的睡眠 。“说梦话也不忘拆礼物。”王俊凯凑过去,给了一个轻浅地晚安吻。“不着急,我们有的是时间。”




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




观众朋友们!我想死你们啦! 【将近两个月没更文我知道观众朋友们其实是想打死我了】昨天莫名其妙的涨了一些僵尸粉,所以我决定为了对得起我的僵尸粉怒更一发。我可能发了这篇就去写下一章。爱我吗?爱我给我点个赞。btw,下一章有大惊喜。么么哒。





评论

热度(178)